游戏,  科技

【伪圆桌】我们捕获了一只野生政宗(上)

  大家好,这里是暴言扯淡栏目「伪圆桌」。我们偶然捕获了一只野生的@政宗,于是这次来和@有栖川有栖以及@柯泽林雾一起来看看我们新成员的故事。这一篇主要是关于阿政的游戏回忆。

  上期回顾:暴言满满的 2020 年度游戏回忆(|


九十玖:人齐了,我们开始吗?

柯泽林雾:开始吧。

九十玖:今天的主题是政宗英雄传,由群宠上海之龙·原 VG 四帅之一·棒球小王子·猫猫人·老子天下第一可爱·不是小政宗·VG 骑空团之神·qtw 粉丝会终身名誉会员·king of 国产独立游戏·表情包生产机·政葱讲述自己的传奇故事。

政宗:我走了。

九十玖:别啊,怎么了嘛?

政宗:什么鬼玩意儿。


柯泽林雾:开场爆破。

政宗:有一种《权力的游戏》里龙妈内味了。

有栖川有栖


政宗:该整点阳间对话了。

柯泽林雾:那完了,我们一般都这么对话。

有栖川有栖:那完了,你这样说会让人觉得我们不是阳间人。这期发出去又要在论坛被人说:这么水的内容,VG 还行不行了?

政宗:那必须行,你们就是 VG 的未来啊!

有栖川有栖:2020 年没玩多少有分量的游戏,怎么好意思聊游戏?


政宗:2020 年没玩多少有分量的游戏,怎么好意思聊游戏?

柯泽林雾:2020 年没玩多少有分量的游戏,怎么好意思聊游戏?

九十玖:别骂了别骂了,是我的错,从那之后我已经好久没敢看评论了。如果一定要怎样的话,就算讨厌我也请不要讨厌 VG。

有栖川有栖:谢谢观看,本期到此结束。

九十玖:谢谢观看,本期到此结束。

柯泽林雾:不过话不能这么说,我玩了天下第一的《原神》呢。

有栖川有栖:那我也玩了。

九十玖


政宗:你怎么什么傻屌表情都有?

九十玖:碰巧有。


九十玖:今天这个选题呢,主要是因为政宗老师真的对我们影响很大,可以说没有政宗就没有我们的今天。这份恩情我直到忘记都不会忘记的。

政宗:你搁这搁这呢。

柯泽林雾:看到这里的人,一定都已经看到这里了吧(感叹)。

有栖川有栖:可以说没有政宗就没有我们的今天。

柯泽林雾:确实,我 VG 第一条私信就是政宗给我发的。


九十玖:我的这条是亏哥发的。

政宗


有栖川有栖:weplay 的时候政宗帮我看了好一会摊子,我至今感激(虽然也是他们自己的摊子)。

九十玖:我问一下,政宗对日常被迫害这事有没有什么感想?除了这个之外:


政宗:感想就是你什么时候来上海?我给你上个 buff。

九十玖:我懂了,政宗要给我补魔,他心里有我,呜呜呜。

政宗:我给你补爆,满溢而出。


政宗:不过好像确实没什么感想。我说啥都要被截图,好像也莫得办法,总不能不说。


柯泽林雾:那我们以后就正大光明迫害了。

九十玖:翻译:挺好的,以后也请加大力度。

政宗



九十玖:进入正题吧。今天我们来研究研究政宗作为游戏行业内数一数二的英雄人物,是如何走上这条不归路的。首先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,政宗是如何接触游戏的呢?

政宗:那没什么特别的,和很多人一样,小时候玩到了 FC。小霸王其乐无穷啊,我寻思你们应该也玩过。

九十玖:我玩过小霸王,虽然玩的不多。

有栖川有栖:我没有。

柯泽林雾:我其实只玩过小霸王,FC 真机没见过。


政宗:我应该真假 FC 都玩过,但那种成龙代言的学习机没玩过。

九十玖:那个成龙代言的学习机不就是小霸王吗?

政宗:哦,我前面说的小霸王其实是指代所有山寨 FC。我小时候玩的款式长这样。


柯泽林雾:我老家现在还有小朋友在玩小霸王,配套的电视也是那种老旧的显像管电视。

政宗:好家伙,这有点厉害……

九十玖:政宗小时候是哪年的事情啊?

有栖川有栖:1980?

政宗:1970。

九十玖:!?

有栖川有栖:!?

柯泽林雾:!?

政宗


柯泽林雾:确实让人感觉到了年龄的差距。

九十玖

政宗:总之 FC 那就是个启蒙过程。比较重要的节点是初中的时候,我表哥买了一台 PS2,那时候才算正经接触主机 game 了。一开始主要玩些可以两个人一起玩儿的游戏,《真·三国无双》啊,《实况足球》啊什么的。后来就玩的多了起来。


九十玖:二公主永远的神。

柯泽林雾:那么主要是谁玩谁在旁边看呢?

政宗:单人 game 的话,那就轮流玩儿。

柯泽林雾:谁死了到谁那种?

政宗:差不多吧,这太细节了,记不太清。总之就是尽量保持两个人游玩时间差不多。


政宗:后来就进了高中。高中同桌也有 PS2,而且我们住的很近,我就经常放学去他家蹭 PS2 来着。他还买 UCG,每期都买那种,还有掌机王也买,我就在学校看他霸王书,还被老师没收过,想起来怪不好意思的。

政宗:概括一下就是两个字:白嫖。


九十玖:不愧是上海,我这边都蛮晚的时候才能按时买到 UCG,之前经常是下一个月的都出了上一个月的才到货。

柯泽林雾:高中就有主机了,好富啊。

政宗:嗯确实,这老哥家里条件确实挺好的。而且他爸妈做生意经常不在家,我 tm 嫖爆。

柯泽林雾:为什么我就没个像政宗一样的同学呢?我大学最后几个学期很少碰 PS4。在群里喊了,说能借我机器去玩,喊了几个学期都没人来玩。

政宗:然后我高考完第二天就买了 PSP,印象很深,是金色的。因为考虑到大学想玩游戏还是得整个掌机,于是就整了个 PSP。

九十玖:那是哪年?

政宗:07 年。

九十玖:那你还挺紧跟潮流。

柯泽林雾:聊到 PSP,一般不都会聊聊和舍友玩猛汉嘛?


政宗:呃,一开始就我一个人玩 MH,后来带动了班里不少同学一起玩儿。

柯泽林雾:我“猛汉瓦鲁多”的盘是发小的,所以借来的时候倒是打了不少。

政宗:你借一张盘,还能继承进度的?这存档存在盘上的是吧?

柯泽林雾:没啊,就直接开荒,那时候周围都没人带我。然后在打风飘龙,手柄突然坏了,这游戏就没继续玩了。主要还是主机相对来说比较贵,不太好安利出去。掌机还好,一般咬咬牙吃个两三个月泡面也能攒出来。

政宗:你咋还安利别人买主机?


柯泽林雾:我啥都安利的,游戏、手机、电脑、主机……我同学都觉得我不去干推销亏了。其实安利出去过几个,一般都会参考手头资金什么的。Switch 倒不怎么需要安利,甚至有买了机器来问我有什么游戏好玩的。

政宗:你这人太可怕了。这种兴趣要靠自己培养啦,TA 来你家/宿舍玩,看到你玩,觉得好玩儿,那自然会感兴趣。

九十玖:那你也别狂安利 GBF 啊。

政宗:谁安利你 GBF 了?那都是开开玩笑的,就你这么菜,怎么可能成为骑空士。

九十玖:我当时还在玩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渣男。


柯泽林雾:安利 GBF 那是刻入骑空士 DNA 的东西,是本能。

政宗:大学那会儿应该是第七世代,我表哥 PS2 换成 X360 了,我继续嫖。之所以他没换 PS3 是因为……没破解。你懂的,那会儿买游戏都是去游戏店,老板给你拿一本巨厚的文件夹,看到哪个游戏封面比较带感就来一张。

柯泽林雾:X360 也是一代神机了,我群里有爱马仕老玩家,家里有两台 X360。

政宗:接触游戏的过程大概就是这样了。总之契机就是在 PS2 上玩到了很多牛逼的游戏,然后就感觉主机游戏可太牛逼了,这辈子我都要 play。

九十玖:你觉得最 NB 的游戏是什么?

政宗:你是说当时觉得牛逼的游戏,还是现在仍然觉得牛逼的游戏?

九十玖:当然是那时候,让你觉得这辈子都要 play 主机的游戏。

政宗:那可太多了,上面说的《真·三国无双》《实况足球》啊,还有像是《战神》《鬼泣》《鬼武者》《潜龙谍影》还有《传说》系列啊,太多了。

政宗:其中有一款最特别的,到现在都可以说是我心目中最牛逼的游戏。

九十玖:我知道,是《大神》。

政宗:好家伙这都被你知道了,这合理吗?

九十玖:好耶!今天我也是元气满满的政宗单推人。其实我也一直想玩《大神》来着,但是看不懂日语,又不想玩英文版。

政宗:我隐约记得 PS2 上没把《大神》打完,到后面盘有点问题还是咋的。这个遗憾一直到前年(好像是前年)出了 PS4 版才补完。但还是有遗憾,就是莫得中文,没法完全理解。

九十玖:又到了我最爱的 PS2 大转盘时间。

政宗

柯泽林雾:那你自己第一台主机呢?总不能一直白嫖吧,一直白嫖一直爽?


政宗:我第一台主机那晚了,去了 VG 才有的。就我大学的时候有自己电脑了,然后玩一些跨平台的游戏,就不至于被落下。

九十玖:印象里《BASARA》没上过 PC,原来“政宗”这个皮套也算是白嫖来的吗?

政宗:《BASARA》是没上过 PC,我是在 PS2 上玩的。那会儿正好是无双系列玩多了,感觉没啥意思了,正好出个新的无双 like 游戏,看上去还挺有趣,就玩了。其实《BASARA》我玩得也不算多,单纯是里面的伊达政宗比较 cool(从外形到声优到英语),所以比较喜欢。

九十玖:你今天说话就很政宗,就很 cool。

柯泽林雾:原来大香蕉是那么久远的游戏嘛。

九十玖:PS2 上是好像初代和 2 代吧,我也是那时候玩的《BASARA》,我和政宗贴贴。顺便一说我当时玩的第一个角色就是伊达政宗。

政宗

政宗:所以我接触游戏的大致流程就是 FC → PS2 → X360 → PSP/PC → PS4。

有栖川有栖:我没有过这些早期的游玩经历,你们这话题我完全聊不进,已经消失了。

九十玖:叠甲,过。


  为了凑数(),这次的内容会分为上下两篇。在下篇中,政宗会讲述自己是如何进入游戏行业的,并传授一些人生经验,还请大家继续支持。

Powered by WPeMatico

Title - Artist
0:00
    %d 博主赞过: